黄店搞新春市集播“独”掠水

图:在尖沙咀南洋中心开设的“黄市集”,大卖黑暴产品等新春物品,公然展示播“独”文宣。

星岛环球网消息:《大公报》报道,春节将至,“黄丝”藉着售卖新春物品煽暴播“独”兼吸金!由黄店组成的所谓“黄色经济圈”,被市民唾弃,早已式微,大公报记者调查发现,“黄到出汁”的演艺圈“二打六”女演员陈意岚为博取眼球,近日与多家黄店及“黄媒”借新年之名大搞“黄市集”,大卖黑暴产品及挥春等物品,又公然展示播“独”文宣。已宣布暂停营业的黄店“桔梗”餐厅亦借尸还魂,招揽同道中人连开逾20摊档售卖黑暴相关物品,继续宣“独”兼撑暴;而不少黄丝光顾时更违反防疫指示,“黄店”恐成播疫温床!

位于尖沙咀南洋中心一楼一间约800方呎的商铺,近日以“108C”的店名开设“黄市集”。据悉该店由拍过网剧、知名度不高的女艺人陈意岚开办,并以“黄色概念”作招徕。记者昨日现场观察发现,店内设有18个摊档,其中包括黑暴期间捏造及抹黑警方、发布多则假新闻煽惑公众的黄媒“PSHK”及“蛋蛋俱乐部”。

记者发现店内摊档的设计、装潢及所售卖的产品全部与黑暴有关,例如上述提到的两个所谓“网媒”主要售卖黑暴时暴徒抗警、破坏商店及纵火堵路的照片;另有摊档售卖宣扬黑暴为主题的“黄口罩”,以及其他黑暴文宣产品。

店主陈意岚曾参与黑暴

现场所见,店内环境狭窄,职员连同顾客至少有60人,记者发现当时陈意岚置身店内但没有戴口罩,而准备接受“黄媒”采访的她还对旁人嚣张地说:“私人地方我唔戴(口罩)都冇人拉到我!”惟根据《预防及控制疾病(佩戴口罩)规例》中关于“公众地方”的界定,陈女当时已涉嫌违反“口罩令”。

翻查资料显示,做过网剧“二打六”角色的陈意岚前年积极参与黑暴,经常以所谓的“急救员”身份现身暴乱现场,更在网上声称成立了一支急救队“十字仔”,并以“队长”自居,并在FB发布大量仇警言论,并连续三天在“毒媒”《苹果日报》刊登煽暴广告,更自爆在2014年违法“占中”时已参与其中。另外,陈女还声称因参与黑暴而被陌生人跟踪及滋扰,又称连累友人座驾被泼红油,企图博取公众关注及同情。

人流密集 探温仪如虚设

另外,早前宣布暂停营业的黄店“桔梗”餐听,其位于旺角砵兰街的店铺近日亦改作“黄市集”,上下两层铺位合共摆设约22个摊档。记者现场所见,摊档售卖的产品包括黑暴口罩、明信片、T恤、写有“齐上齐落”等黑暴文宣的挥春,还有“Pepe蛙”及“连登猪”公仔等。此外,门外更放有印上“愿××归香港”字句的黄黑色大布块,供黄丝们披身或张开拍照。

记者在“108C”及“桔梗”还发现,铺内不少人都戴上象征黑暴的黄色口罩;而门口的体温探测仪器更如同摆设,职员没有要求进店人士量度体温,几乎所有人都是“掂行掂过”,店内的职员及黄丝亦没有保持安全社交距离,彼此擦身而过,大大增加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。

黄店“桔梗”暴乱期间被搜出武器

黄店食肆“桔梗”(Jie Genge)由三名台湾人创立,台湾有两店,由王鸿轩负责打理香港业务,亦有投资;位于旺角砵兰街160号店铺于2019年开业,楼高三层,面积5600多方呎,日间是一家咖啡厅,晚上变身酒吧,更有水烟供应。

理大食堂为暴徒煮食

王鸿轩曾称,与三名台湾老板的理念相同,并透露在理工大学被围封前,他到过理大食堂煮食、指导留守抗争者如何分派厨房工作。

去年12月,警方一连两日展开大型反罪恶行动,其间搜查旺角砵兰街黄店“桔梗”,在店内一个无上锁的房间内,检获一支怀疑伸缩棍、15个头盔、一个盾牌、15个防毒面罩、记者证、两件反光背心、3个护目镜与一些印有标语的横额。

由于涉及违法武器及可作非法用途,警方拘捕“桔梗”29岁负责人王鸿轩及25岁姓沈职员,他们同时涉管有违禁武器及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,其后获准保释候查。

“桔梗”2019年平安夜横跨圣诞节凌晨,亦曾被警员到场搜查及发生堕楼事件,当时大批暴徒在旺角一带大肆破坏、纵火及堵路,其间警方进入“桔梗”搜查,被店员阻止进入,最终三名店员被捕,事发时,一名16岁少年突从餐厅三楼天台堕下受伤。

黄媒“黑记”呃课金阻警执法

香港的网媒仍处于“无王管”状态,“黄媒”、“黑记”更借黑暴之乱崛起。2019年10月在社交网站Facebook开始运作的所谓网媒“蛋蛋俱乐部”,其负责人梁志恒(网名崔锐蛋),曾是“高登新闻台”前“记者”,又与“港独”组织“本土民主前线”关系密切,靠住自制“仇警”短片上传网上赚取网民“课金”。

梁志恒有两次偷窃案底

消息指,梁志恒绰号“恒仔”,疑与黑帮有密切往来,有两次偷窃案底,原任职跟车派货,因生意欠佳,眼见搞“黄媒”有利可图,遂经营“黄媒”。“蛋蛋俱乐部”成立后,经常在暴乱中公然阻挠警方执法,为暴徒保驾护航,又经常邀请揽炒派“社民连”成员作嘉宾,每天更新网页后,都不忘哭穷鼓励网民“课金”。

梁志恒被指早于2016年已用“本土民主前线”的名义到处借钱不还,更被张贴大量追债街招,还曾在旺角暴乱中掟铁马,又在多次暴乱中挑衅警方和阻碍执法;及后他转做“高登新闻台”“记者”,因前年在理工大学暴动现场“报道”而被捕,当时“高登新闻台”称派律师跟进,但他竟以直播方式为自己众筹保释金,但所筹款项去向不明。


开奖号码|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|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| 香港挂牌| 港澳一肖两码| 金财神高手论坛| 六开彩开奖结果2017| 一肖一码期期中| 六玄网论坛| 77877世外桃园藏宝图| www.22123456.com| 曾女士神算| 448开奖直播|